山田君

带你看不一样的日本

山田君物语——铃木二郎

《山田君物语——铃木二郎》

东京新宿 2016年秋
叮咚…
一阵清脆的门铃声
小泽起身去开了门
“请问,你们是某某上门服务店么?”
“诶,怎么了?”小泽愣在门口

我一听小泽的语气感到不妙
起身也迎了上去
果然是警察…
“请问你们店长山田亮在么?”
“…有什么事么?”小泽下意识的堵在门口
“他跟一起案件有关,要带他去警局协助调查。”
小泽一下子呆住了
我更是睁大眼睛愣在原地…
“您是山田亮么?”
“嗯…”我凝眉疑惑地看着两个警官
“请问0806783****是山田先生的手机号么?”
“是啊,怎么了?”
两个警官互视了一下
“您涉嫌跟一起无名尸案有关,请跟我们去警察局走一趟。”
小泽跟我都睁大了眼睛呆在原地

警局里
昏黄的灯光下
一个带着白手套的警官从一个塑料袋里掏出一个翻盖手机
在我面前小心翼翼的打开手机里的短信
一段似曾相识的文字出现在我的面前
“别以为你跑得了,让我找到要你的小命。”
发信人是:某某上门服务店山田亮店长
“啊~~~这是店里给员工用的手机”
我失声叫出来
“拿这个手机的是司机铃木…”
一瞬间
在我头脑里浮现出一幕幕往事

一年前某晚

“铃木还没联系上么?”我焦急的问
“这个混蛋,不接电话。”小泽狠狠地说
“叫女孩子坐电车回来吧…”我无奈的摇头,掐掉了手头的烟…
铃木是我们店送女孩子的司机
那天把女孩子送到客人酒店后就失去联系了

小泽不断给他发短信:
“铃木,收到请回话。”

“铃木,女孩子都出来了,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

“女孩子坐电车回来了,你等着被炒吧。”

“铃木,不管你在哪里,店里43万的销售额和车请务必还回来。”

但是铃木像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回应…

过了几天
办公室电话响起来…
“你好,这里是某某店”
“喂,请问这是山田亮先生的手机么?”
“是的”
“我们是某某停车场的管理公司,您的车在我们停车场停了5天了,请您尽快把车移走,否则就不是罚款而是报警了。”

我那天去交了罚款拿到车
发现车里还有他的钱包
翻开手机我又发了几个短信给铃木
“你可以的,在停车场停了5天的车,女孩交通费和停车费还有营业额全部45万,请你一周内给我还回来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“别以为你跑得了,让我找到要你的小命。”


“山田先生,山田先生…”两个警察在我耳边喊着
“…啊…”警察的喊声把我从回忆中拉回来。
“这个是我们店里司机铃木用的公司手机…他一年前卷款逃走了…怎么在你们这里?”我疑惑的看着他们…
“铃木是你们店的司机?”警察也互视一眼,然后疑惑的看着我
“对,他还欠我们45万呢。他怎么了?”
“是这个人么?”警察拿出一张照片
“不是他”
“这么肯定?你看仔细。”
“绝对肯定,铃木才50多岁而已,这个人至少7,80岁了。”
“这个老人叫铃木,他的尸体边有你们店的电话,怎么可能这么巧?你们雇佣一个90岁的老人当司机?你在说谎吧?山田先生”小个警察开始大声喊起来
“绝对不是他,那个家伙化成灰我都认得。而且,你们说无名尸案,你们怎么知道他叫铃木?谁在说谎?”我才不吃他们这一套,冷眼看着他们反问道
“会不会也叫铃木?”另一个警察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,对大声说话的警察说
“…你的司机叫铃木什么?”小个警察追问
“好像叫二郎”
“二郎…”小个警察重复着名字然后转身跟另一个警察说:“渡边,我记得铃木正直有个儿子叫二郎,应该不会错,你去把资料拿来看看。”
“…”我愣在那里有点摸不着头脑…
“山田先生,我们没有骗你,刚才给你看的照片确实是死者,也叫铃木,铃木正直。而你说的铃木二郎是他的儿子,应该也就是现场的另一具尸体。因为他身上没有带身份证,而dna资料库也没有他的资料,唯一的线索就是掉在地上的手机,我们充电后发现很多未读短信都是你们店给他发的,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线索,所以…”
“找到了,确实有个儿子叫二郎…”另一个警官冲进来说
“原来如此…那就等正式的尸检报告出来吧。”
“到底怎么回事…”我还是云里雾里
“山田先生,能不能把铃木失踪前的情况仔细跟我们说一下?初步判断,另一个死者应该就是铃木二郎,我们会核对死者的dna来判断。”
“…事情是这样的…”我把一年前的事详详细细的跟警察说了一遍…
“他丢弃车的停车场地址您还记得么?”
“当然记得,是我去提的车。在蒲田车站下来走路大概10多分钟的地方。那天送女孩子也是去蒲田车站旁边的酒店。”
“离案发现场不远…”

“…他是凶手么?为什么那么老实的人要杀他父亲?为什么他也死了?为什么事件发生的那么突然却把车停进了停车场?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现?为什么他要在工作的时候去杀人?他如果不是凶手,那凶手是谁?为什么要杀这对穷父子?如果凶手另有其人,现在唯一的线索是那部手机的话,我岂不是这几天都要睡在这里了?”无数的问题在我脑海里翻腾,我发现事件是清楚了,可我的疑问却越来越多了…
“山田先生,非常抱歉打扰您的工作,您可以回去了”

“…嗯?我可以回去了?”我仿佛不敢相信我的耳朵…
“对,但请随时保持联络配合我们的破案工作。”警察打开了门…
我是开风俗店的,最讨厌警察,尤其是讨厌进警局,没等警察完全打开门我就起身,快步走出了警局…
回到家
我躺在床上
越想越觉得不对
“既然是这么大的双尸案,我又是唯一的线索,证据表明我也应该是唯一有动机杀人的嫌疑犯,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我走呢?”
一天的审问让我筋疲力竭
想着想着我模模糊糊的进入了梦乡
梦里又浮现起了一年前铃木来面试的时候的场景…

“多大了?”
“59岁。”
“之前做过什么工作?”
“都是打零工,呵呵,被社会淘汰的老头子。”铃木自嘲起来,微笑着…
“单身么?”
“无子女无家庭,没结过婚,没谈过恋爱。”他又低头低声笑起来
“你这个年纪能开车么?”
“没问题,就是血脂血压高。每天要吃药。”
“为什么来风俗店做司机?”
“父亲年事已高,独住,很少交流。哥哥太郎去年去世了。没有亲戚朋友来往,所以干这个活儿正合适。”他下意识的笑出了声,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已经光秃的前额
“什么时候可以上班?”
“马上…”


2016年冬
叮咚…
一阵清脆的门铃声
我起身去开门
又是那两个警官
“山田先生,你好,关于之前的案子我们想占用你一些时间可以么?”
“请进…”

“上次的案子结案了。”
“哦,这么快,凶手是谁?”我长吁一口气,又追问道
“没有凶手。铃木正直是自然死亡,死亡时间是2年前,他的儿子铃木二郎是脑淤血死亡,死亡时间刚好是一年前失踪的那一天,现场没有搏斗痕迹,也没有其他可疑线索,按照山田先生的口供,我们推测事件是这样的:二郎把女孩子送到酒店后想看看离酒店不远的很少来往的父亲,所以把车停进了停车场,并且买了一个蛋糕去了父亲的家,结果发现年事已高的父亲已经死在了家里尸体已经风化了,当时他掏出手机来准备打电话报警,结果却突发脑血栓倒地昏迷不醒,因为没有抢救,所以死在了父亲的遗体旁。蛋糕掉在地上,手机也掉在了蛋糕里…因为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,所以父子俩在三个月前才被发现…这是他身上发现的43万日元,还有店里的手机和车钥匙,请您收好。您叙述的情况完全和现场发现的相符,而且两人都是非他杀死亡,所以我们当时没有拘押您…”

警察走了没多久
我突然想起了什么
打开储物柜的门
在最角落里拿出一个盒子
盒子里是二郎落在车子里的钱包
我打开钱包
里有一张发黄的一家四口的照片
“一路走好,二郎。”
我默念着
一把火烧了钱包和照片
窜起的火苗老高老高的

点赞
  1. 说道:

    这故事厉害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